手机访问 m.yunifangstore.com
当前位置: 故事汇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麻将之祸
时间:2018-01-07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闫岩

  这天早上,秀娟把儿子小虎送进了幼儿园就赶紧给她的好朋友彩芹打电话。彩芹昨晚跟婆婆吵了一架,哭着跟她聊了一个多钟头微信,秀娟非常担心她。没想到电话打了四五次,每次都通了,就是无人接听。秀娟脑子里闪过一种不祥的预感,赶紧骑车往彩芹家赶去。

  秀娟很快就到了彩芹家门口,可她敲了好几下门,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急出一头冷汗。这时,她看见彩芹的婆婆提着个菜篮子从外面回来了。秀娟问:阿姨,彩芹她不在家吗?

  老太太冷冷地说:我不知道,你自己进去看吧。然后掏出钥匙开了门。

  秀娟急忙去推彩芹的房门。房门开了,床上却不见彩芹,再往地上一看,她吓得——”的一声惊叫起来。老太太听到秀娟的大叫,赶紧往彩芹的屋里跑,彩芹只穿着内衣内裤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,身上的颜色都变成黑红的了,嘴里还吐着白沫。

  老太太70多岁了,哪儿能经得起这种惊吓,身子晃了几下就再也站不稳了,扑通倒在了地上。

  秀娟也没经历过大事儿,顿时吓得没了魂儿,过了不知多久才清醒过来,她慌慌张张跑到门口冲着楼上哭喊着:快来人哪,救人呀,快来人呀……”然后她急火攻心,头一蒙也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。

  楼上的邻居们听到秀娟喊救命的声音,都急呛呛跑出来了,看到这种情况,有的给110打电话,有的给120打电话,有的给彩芹丈夫打电话。一时,整栋楼前面都乱成了一锅粥。不一会儿,警车、救护车都来了,把老少三个人拉走了。

  到了医院,秀娟和老太太都醒过来了,彩芹却断了气儿。

  彩芹的丈夫谢川接到邻居的电话就心急火燎地到了火车站。等车时女儿谢梅给他打来了电话,告诉了他妈妈已经死了。

  在火车上,谢川给秀娟打电话问具体情况,他知道秀娟成天和彩芹好的像一个人。秀娟心直口快,说彩芹晚上和老太太吵了一架,第二天就被老鼠药毒死了,十有八九是老太太干的。谢川不相信,他母亲是个心慈面软的人,平时看见个要饭的都要可怜老半天,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儿媳妇?秀娟说,老太太那都是假象,你一回来她就对彩芹好的不得了,你一走她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她都亲眼见过好几回。秀娟还长长短短的给谢川详细分析了分析,谢川对母亲也有了几分怀疑。

  谢川到了家,母亲正躺着,女儿守着奶奶哭。看到女儿这样,他的心更疼了,想想秀娟的话他生气地问:娘,你说说,你到底为什么要毒死彩芹?

  老太太嘴角哆嗦着,流出了眼泪,可就是不睁眼不开口。母亲不说话,谢川急的大喊起来:说呀你,你心咋就那么狠,她就是爱打个麻将,你至于把她毒死吗?

  老太太受了刺激,胸脯一挺一挺的很难受的样子,女儿生气地冲爸爸说:爸,你别乱猜,我奶奶她不可能给我妈下毒。

  这么大的打击,谢川早就不清醒了,他也急歪歪对女儿说:不是她是谁?你说是谁?难道是你,是兜兜?

  女儿抹着泪说:反正我不信是我奶奶。警官说让你回来了去公安局配合调查我妈的死因,我相信公安局一定会查出真凶的。

  这个专案组的头头姓蔡。蔡警官说,死者是喝了杯子里的水中毒死的,杯子里还有残渣,经过化验是老鼠药,但是杯子上只有死者一个人的指纹。所以,死者的死因不能妄下定论,自杀、他杀、情杀都有可能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

  自杀?秀娟说彩芹尽管和婆婆吵架生气,但丝毫没有要轻生的念头。这不可能!他杀?有可能,母亲要是在她杯子里放老鼠药根本就不用摸杯子,倒进去就行。可是情杀?谢川想也没想到过。但是蔡警官却告诉他,经过调查,有一个叫李刚的男人和死者关系很暧昧。

  谢川认识李刚,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经常和彩芹一块打麻将。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彩芹竟然跟他好上了,他简直崩溃了。

  谢川走后,蔡警官又把和彩芹一起打过麻将的人都叫过来问了话,问的十分详细。这些人都说彩芹人缘挺好,和大家都相处的不错。大家都认为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彩芹婆婆下的毒,因为平时她们婆媳就不和,彩芹经常在麻将桌儿上唠叨她婆婆是怎么怎么对她的,把她看成了眼中钉。最重要的是,彩芹在打麻将时开玩笑似地说过,如果有一天她不明不白地死在家里了,那一定是她婆婆害死的。蔡警官没说别的,就问他们知不知道彩芹和李刚的关系?

  大家知道这事儿也瞒不住了,就把他俩儿的关系说了。但都说李刚就是色点,想占彩芹便宜,他胆子特别小,不敢害人的。

  蔡警官派人把李刚叫了过来。李刚果然是个胆子很小的人,还没问话就吓得尿了裤子,也承认了他和彩芹有不正当关系。而且经过问话他们得知,彩芹死的前几天李刚一直和老婆孩子在丈母娘家住着,他没有作案时间。

  蔡警官不得不排除情杀的可能。可是李刚回家没多久就出事儿了,谢川拿着菜刀找上门来砍李刚,幸亏有人拉住,李刚才没被砍死,只是胳膊上被砍了一刀,已经住进了医院。谢川也被派出所抓走了。

  蔡警官又去彩芹的小区继续调查,他调查了同小区的一些居民,特别是和彩芹一个单元住的邻居。邻居们也都说,彩芹和婆婆一直合不来,三天两头吵架,老太太经常在他们面前唠叨儿媳妇打起麻将来不管孩子。可老太太绝对是个好人,对孙女孙子好的不得了。

  蔡警官又问他们是不是也认为彩芹是她婆婆毒死的?这些邻居考虑的多,不正面回答,但是也不否认,有人说就算真是老太太害死的,那也是把老太太逼急了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

  蔡警官从小区出来又去医院看了李刚。李刚没大事儿,只是胳膊上有一道伤口,也不太深,缝了六针。蔡警官对李刚说: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谢川,你也是有责任的。李刚惭愧地说:我有责任,我沾了他媳妇的便宜,让谁也得急。蔡警官,我求你一件事,你让公安局不要再追究谢川的责任了,把他放了吧。彩芹的死和我没关系,可是谢川砍我这事和我有关系,不是他的错,是我的错,医药费也不用他付了,就算是对我的惩罚,赶紧让谢川回家吧!他娘都那么大年纪了,还有两个孩子,没有了妈妈,多可怜呀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yunifangstore.com/gushihui/2015/25914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